古风说说:背灯月下十年走心!

我最喜欢读的两首诗是林逋的《瑞鹧鹄》和纳兰性德的《虞美人》。读到《瑞鹧鹄》的时候,感受到了一个美丽的小园,风景优美,万物皆有灵性。水清浅,影横斜,暗香浮动,月黄昏,即使是寒禽和粉蝶,在这里也不会感到孤单,因为有微吟相伴,不需要檀板和金尊。在读《虞美人》的时候,可以感受到银床下的秋日时光,淅沥的声音和老梧木的呻吟,也能听到秋蛩的叫声。那采香行处,蹙起的连钱,拾得的翠翘,何恨不能言。再加上回廊一寸相思地,就让人顿时有无数的遐想和美好的幻想。这两首诗,都充满了细腻的情感和诗意,让人沉迷于其中,绵绵不绝。我经常读的两首诗是李清照的《如梦令》和晏殊的《玉楼春》。读到《如梦令》的时候,总能想到自己一个人独自站在月光下,在花阴处回头看去,却只有月亮和自己孤独相伴,这样的日子已经十年了,十年的踪迹,十年的心情。而《玉楼春》让我想到了旧时的长亭路,绿杨和芳草漫长,在年少的时候,可以轻易地离开自己。而楼顶的残梦,在五更钟声中醒来,下面的花下,跟着离情落下。痴情人总是比无情人更加悲苦,一寸离情,是千万缕的思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