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越情爱和心爱

今天偶然翻起《表演学》一书,是美国教授贝拉*依特金女士的著作。它的副标题是:准备、排练、演出。是华夏出版社出版的《高校经典教材译丛*传播学》里的一本。现在手里的这本是上次在北京的时候买的。早先在家的时候曾买过一本,后来找不到了,于是就又买了这一本。

这本书真的很不错。我的意见,不但是学习表演的人应该看看,就是从事创作的人也应该好好看看。刚刚我还和一起住的祥子说,我心目中的理想学校应该是以看电影、学演戏和打电脑游戏为主要的课程内容来教育学生们的。兴趣和爱好才是学习和工作的最好动力。

话回这本书的第8章:身体语言。这一章的教学要点,除了“节奏与速度”,就是“头脑、心灵和性”。哈哈哈,这可要说到正题了。

这位可爱的美国教授在书中说到:“各种情感可以激活我们身体内的各个集中点,结果便产生某种特定的行为。基本的心理上的集中点有三个:头脑(head,亦即智能)、心灵(heart,亦即情感)、性(sex,亦即身体的)。这三者也可分别说是思想、感觉以及生命的天赋才能。”

“我们每个人可以主要地归属于这三种心理上的集中点之一——头脑、心灵或性。试问自己或周围的人,如果是一个从事学术研究的人,则通常交往的人士以知识分子为主,他们的集中点在头脑里;如果是一位搞艺术的人,则通常交往的人士大都以心灵为集中点,性格属情绪化或感性的;而那些以性为集中点的人,他们则以显示***来行事。”

有意思吧?这好象又归结到我以前提过的:欲界、灵界和空界。现在我又再深化一些,把它们更细致地表述为:***、情爱和心爱。借用贝拉教授的话来讲,就是***、情感和思感。

在这里,***代表的满足;情爱代表感情的满足;而心爱代表思想的满足。这样一看下来,我们就会发现,其实人们最为深刻的爱,说到底是来自内心深处的。或者换句话说,如果没有了心爱,情爱和***则都是无根之花了。

事实上,把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一分为三地看过来,就可以明白以前不容易弄明白的许多事情。

  也就是说,在实际生活中,人们总是或在其中的一个境界里得到满足,或在其中的一个境界里自得其乐。如果能有人在这三个方面贯穿始终而来去自如的话,那么他或她都应该被称为大师的了。

如果把唐朝时的大美女杨玉环移到现代,想来她一定会抱怨自己是小姐身子丫环命的吧?因为种种原因,现阶段的女孩子们可是再怎么地苗条,也要哭着喊着地嚷嚷要减肥的啊。话也说回来,如果把今天在T台上叱咤风云的骨感美女扔到唐朝,估计也一定会落得个“东施效颦”的美称吧?所以说,***也好,***也罢,真是此一时而彼一时的呢。

在歌德的《浮士德》里,浮士德可以和远古的美女海伦结为夫妇。在山东军阀的老爹那里,三国时的关公也可以和唐朝的秦琼大战三百回合。而在我曾经的小屋里,我也可以和潇洒的李白对酌当歌。这就是灵界的妙处。

最后,说到心爱。贝拉教授有一段话,我觉得真是说到人生的妙处了,她是这样说的:“事实上,我们的身体和灵魂永远都没有忘掉过去发生过的事件。”

其实,我也并非是要去否定***或否定。生命本来就是的结果。我以为最重要的是去体验生命中的美妙。换句话说,去体验人生那种不可多得的终极体验的佳境。也就是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所说的“巅峰体验”。

说到底,***、情爱和心爱,对一个生活在世俗社会的人来说,真是“一个都不能少”。

当然,那些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的人,对他们来说,所有这些或许都变得可笑至极了。

是啊,当一只七彩的蝴蝶飞入花丛,她又是在为谁而蹁跹起舞的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