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说我家的兄弟姐妹们

说说兄弟情_关于兄弟的说说_说说兄弟感情的句子/

 

说和听

都市人的情感故事

我的兄弟姐妹们,虽然很平凡、平凡,但我们都有今天难得的真爱、真情。 我爱我的兄弟姐妹,我爱我的家人!

蒋老师/Amy 听写/整理

我的家庭是一个非常大的家庭。 我的父母一共生了七个孩子。 在我的上面,有三个兄弟和两个姐妹。 在我下面,还有一个妹妹。 我是家里的第六个孩子。 我和我大哥之间有年龄差距。 十八岁现在看来难以置信,但在 20 世纪 50 年代,这很常见。 那个时代不但没有计划生育,还鼓励生育! 因此,多子女的家庭非常普遍。 当然,七八个兄弟姐妹当时也算是不少了。

我们江家从我这一代往上算,一直不富裕。 我的祖先有编制家谱的习惯。 他们打开了黄家谱,清楚地记载着我父亲以上五代都是单世相传。 到了我们这一代,我母亲一口气生了三个儿子。 就这样,我母亲成了我们蒋家的第一贡献者。 据我小侄女说,当时在我们村引起的轰动持续了很多年。 我妈妈简直成了“明星”。

我的祖先几代人都属于“耕读世家”,有一定的文化。 他们遵守规则,尊重传统美德,重视下一代的教育。 哦,所谓的教育不仅仅是读书识字那么简单。 他们最看重的是孩子的教育。 性格气质,比如诚实、勤奋、认真、守信、谦逊、宽容……所以,几百年过去了,我们姜家的家风不应该太正,名声也不应该太好! 蒋家虽然不出什么大牌,但蒋家的子孙无愧于天,无愧于祖宗,无愧于自己的良心。 这就够了!

我的父亲解放前是农村的一名私塾教师,解放后成为一所公立小学的教师。 我的母亲几乎一生都在家里和田里工作。 父亲是被学生和同事公认为的好老师,母亲是一个不能休息的贤妻良母。 母亲,如果你修好德行,仁者就会长寿。 我的父亲九十三岁去世,我的母亲九十八岁去世。 他们在世时,我们兄妹七人竞相向两位老人表达爱心和孝心。 噢,我们的配偶和孩子也对我们这些老人表现出了孝心。 我们村的人都羡慕我的父母。 ,说他们是真正的幸福安享晚年的老人!

我的父母已经离开我们很多年了。 许多人的父母去世了,孩子也离散了。 我们家不是这样的。 我们家里的兄弟姐妹不要太团结。 每年清明节和冬至,一大家人都会团聚在一起。 我们一起去给父母扫墓,春节、中秋节等我们都约好去酒店吃饭。现在退休了,有钱有闲了,我们自己组团去旅行,我们真的很开心!

今天就让我来给大家讲讲我的兄弟姐妹吧!

先说大哥吧。 作为长子长孙,大哥的出生自然是我们江家的一大喜事。 他所受到的待遇就不用说了,无论是爷爷奶奶,还是父母,都是极其珍贵的,但是却并不溺爱,所以,大哥不但没有溺爱孩子的坏习惯,反而很自我- 遵纪守法、理智。 他从五岁起就开始上学了。 据婆婆说,大哥不仅学习好,回家后还主动帮忙做家务。 大哥上高中时,家里经济条件很差。 除了吃饭的人多之外,原因还在于我年迈的爷爷奶奶的病情越来越严重,看病、吃药的费用数额巨大,难以承担。 懂事的大哥想牺牲自己,早点打工挣钱,帮助父母养家糊口。

最反对我大哥这个决定的人就是他的老师。 据我妈说,班主任开着一辆“老坦克”来到我家,说我大哥考上大学毫无悬念。 他说,像他这样学业双全、家庭贫困的学生,可以领取“人民助学金”,可以维持基本生活。 他说,你们一家人咬牙坚持了四年。 毕业后,大哥将成为国家和家庭的栋梁。 你必须考虑他的未来!

作为一名教师,父亲从来不希望大哥继续读书。 然而家里的困境着实让他为难了! 家里的大事都是由父亲决定的。 当父亲左右为难,母亲伤心叹息时,大哥说:“这是我自己的决定,谢谢老师,我放弃高考,但我不会放弃学习。”

大哥的懂事,挽回了想要面子的父亲的尊严。

我大哥去了轻工业局,先是当通讯员,现在叫“科员”。 后来局里要求青年工人到基层去培训,我大哥就被调到了某工厂。 我大哥的写作能力相当好,所以工作安排不靠关系。 走后门吧? 大哥凭借高中文化和写作能力,当上了厂办公室的干部。 工厂的规划报告、工作总结等等对于弟弟来说都是小菜一碟! 他还撰写有关工厂的新闻稿和报告文学,并将其发送给报纸和广播电台。 《解放日报》、《文汇报》等报刊曾发表过他的作品,上海人民广播电台也曾播出过他撰写的稿件。 因为基层干部的身份和文笔,大哥被多家媒体聘请为特约记者!

由于大哥在单位表现出色,多次被评为厂里和轻工业局的劳动模范。 他21岁入党,后来又被送到党校和上海工业大学学习,而且都是自己没有交学费! 大哥用自己的努力兑现了他对班主任和家长的承诺:“我不用上大学也要成为国家栋梁”。

懂事的哥哥,发工资的那天,拿到工资袋后,就直接交给母亲,不打开,而他的工资全由母亲掌控。 后来,大哥恋爱并订婚了。 大哥没有提出。 主动交出“经济权利”的是妈妈。 这些事情大哥从来不说,更别说向自己表白自己的优点了,都是他母亲说的。

妈妈不停地说:“你的哥哥是家里的重要英雄,你们兄弟姐妹,除了孝敬父母之外,还要尊敬你的哥哥!”

作为长子,大哥一直努力为弟弟妹妹们树立好榜样。 无论是在学习上、工作上,还是对待家庭、长辈的态度上,他都用自己的行动为我们树立了榜样。 我们都把哥哥的隐忍、大度、善良、谦虚看在眼里,暖在心里。 因此,虽然哥哥话不多,也从不在弟弟妹妹面前展现自己的权力,但在我们这个大家庭里,哥哥却拥有绝对的权威。

什么叫“不怒自威”? 我的大哥就是这样的人!

二哥也算是我们江家的大才子了。

都说顽皮的孩子很聪明。 我二哥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成绩都比哥哥好。 尤其是在中学时,他一直是学校里的尖子生。 不幸的是,在大二那年,他遭遇了文化大革命,失去了继续学业的机会。

二哥和大哥一样,都能写出好文章、好人物。 超越大哥的是,二哥会拉二胡、板胡、吹笛子、会画画! 当时在我们小孩子眼里,简直就是太神奇了。 二哥中学毕业,承蒙老师的厚爱,居然被分配到了自来水公司。 二哥先是在前线当操作员。 后来,因为会写文章,有艺术特长,他被调到工厂工会负责宣传工作。 后来公司的儿童学校招老师,二哥通过选拔考试,到学校当了一名语文老师。 后来,儿童学校并入社会中学,二哥的工作人员也从自来水公司调到了教育局。 他先教初中语文,后又升格教高中语文。 我不是吹牛,我二哥的课真是太棒了! 市、区教育局经常组织老师上他的公开课! 二哥讲课生动活泼,充满激情和幽默,因此深受学生的喜爱。

“文革”结束时,二哥已经结婚生子了。 这大概是他没有参加高考的主要原因。 然而二哥却有着大学情结。 他聪明好学,后来通过自学考试,取得了华东师范大学本科文凭。 要知道自学考试入门容易,退出严格。 和高考一样难,含金量也相当高!

二哥退休后担任特级教师。 退休后,二哥被几所私立学校聘请,教高三复读班,工作了很多年。 前年,年近七十的二哥决定正式辞职。 但直到现在,学校仍然时不时地打电话邀请他来上课。

说完二哥,再说三哥。 三兄弟是三兄弟中最耿直、最豪爽的一个。 68班时,他恰巧上山下乡做“一片红”。 热情的三哥率先贴出决心书,表示要到反修反修的前线黑龙江,干一辈子的革命。 三哥在黑龙江军垦农场工作了五年,后来晋升到大庆油田,成为一名光荣的石油工人。 三哥也擅长书法。 他的行书可以说是行云流水,飘逸飘逸,吸引了有教养的人的目光。 后来他被领导接见,他从一名钻井工人晋升为一名统计员。 几年后,他调到钻井大队党办工作。 工作越来越好,年龄也越来越大。 后来,三哥经人介绍与担任小学教师的三嫂结婚,并在大庆定居。

三哥性格耿直,不懂得拐弯抹角,喜欢说实话。 这样性格的人值得交朋友,但在职场中却显得很不合时宜,很容易被边缘化。 三哥因直言不讳的“说实话”而得罪了领导,之后的日子过得很艰难。 三嫂退休那年,三哥也办理了提前退休手续。 当时,他们的女儿已经从华东理工大学毕业,在浦东有一份不错的工作。 三哥和三嫂回到老家上海定居。

回到上海的三哥也闲不住,后来到浦东一所学校当“园丁”。 这位园丁不是老师,而是绿化工人! 三哥其实对花草了解不多,但他很爱学习。 六十岁学会吹管。 他买了相关书籍阅读,理论联系实际,研究不同植物的特性。 应该什么时候施肥? 我什么时候应该浇水? 什么时候应该修剪树枝? 三哥的勤奋好学使他在这个陌生的岗位上成为了专家。 他负责的花草管理得比之前聘请的专业园艺团队还要好!

三哥工作努力,快乐。 他并没有为了钱那么拼命工作。 他们家早就是富裕家庭了,不缺钱。 他就是闲不下来,喜欢在忙碌中寻找快乐。

不幸的是,去年夏天,我的三弟被诊断出患有白血病。 我们一开始对他隐瞒了。 谁不知道白血病有多可怕? 我们只是担心他知道自己的病情后会精神崩溃。 我们异口同声地告诉他,这是一种常见病。 今年春节阖家团圆,谈话中,三哥平静地对我们说:“我住进瑞金医院后,我知道我得的是什么病了,我知道你们心地善良,瞒着我,所以我只是假装。” 表现得相信你,呵呵!”三哥的坚强、开朗、善解人意让我们深受感动。治疗白血病的费用很高,我们兄弟姐妹总共提供了30万多元的支持。珍贵如金,希望三哥能够康复,希望我们兄弟姐妹年年团圆。

三哥现在情况稳定,他又检查了一遍,各项指标都正常。 我想,这就是对好人的奖赏,老天爷眷顾他!

俗话说,姐姐如母亲,这话一点也不假。 在我的童年记忆中,大姐对我的关心和照顾甚至超过了婆婆。 因为婆婆太忙,大姐经常抱我、哄我、喂我。 背着妈妈去保健中心打针……就像妈妈一样。

二姐最大的优点就是爱干净。 结婚前,只要她在家,她就喜欢扫地、擦家具。 连烧柴的土灶都被她擦干净了。 那时,我们家只有三间平房,没有像样的家具。 然而我们家的地板却一直很干净,柜子、桌椅也一尘不染。

二姐还有织毛衣的爱好。 无论什么样的图案,二姐一看就能织出来。 二姐织的毛衣针脚细密匀称,衣服合身,图案也漂亮,常常引来旁人的赞叹。 事实上,当时家里很穷,买不起羊毛。 二姐把工厂发放的作为劳动防护用品的纱布手套拆开,用来织毛衣和裤子。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二姐用她为父母、兄弟姐妹编织的聪明能干的衣服,至今仍感觉很温暖!

退休后,二姐最担心,劳累过度。 她的儿子是双胞胎,她一直在照顾他们。 她们住在一起,家里的事情几乎都是由二姐打理的。 我感叹二姐的不易。 见状,二姐把这些事情都处理的有条不紊。 佩服之余,她也感到心疼。

我的妹妹是我们兄弟姐妹中最幸运的。 中学毕业后,她考入华东师范大学。 大学毕业后,她被分配在一所重点中学担任语文老师。 她三十多岁就成为教研组组长,后来又被任命为特级教师,小妹妹也是我们江家的骄傲。

按理说,妹妹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,可以靠着小丫头卖小孩子,不愁不累,但事实上,妹妹是一个要操心的人。一切。 不管家里发生什么事,小妹妹都会第一个想到,而且考虑得非常周全。

小姐妹们个子都不小。 很多时候,小姐妹是连接兄弟姐妹的纽带。

关于我的最后一句话。 在兄弟姐妹中,我是最没有出息的。 首先,我很傻。 不管是什么,我都很少说话。 只要大家决议,我就执行。 其次,我很笨拙。 我基本上不擅长做家务,尤其是做饭。 我已经快60岁了。 我笨手笨脚的,连自己拿手的菜都做不出来,脑子也不行。 兄弟姐妹们,家里来了客人,怎么布置,怎么招待客人,怎么让客人高兴、满意,我都搞不好。 好在老公细心,能干,凡事总是打理得井井有条。

不过,我也有优点,那就是我看重友谊,我仍然相信“爱情比黄金更重要”。 虽然我的“强势”给我带来了伤害和麻烦,但我依然“不改初心”。

虽然我的兄弟姐妹都很平凡、平凡,但我们都有今天所稀有的真爱、真情。 我爱我的兄弟姐妹,我爱我的家人!

点击蓝色文字

关于兄弟的说说_说说兄弟情_说说兄弟感情的句子/